2018年08月14日     星期二    
首页 > 河口人物 > 扈大娘

 

  扈大娘(1885~1949年),义和庄人,原名赵福。父亲赵美州在义和庄街上开一杂
货店,扈大娘幼年家贫,与扈延田结婚后,夫妻二人到神仙沟入海口处垦荒,并择一高地,开起“扈家酒馆”。扈大娘为人豪爽,做事干脆利索,是一个热心肠的人,在中国共产党的政策引导下,扈大娘把小酒馆当作八路军的秘密交通站,不顾安危,一次次从海上到陆地,为八路军清河军区秘密转运了大批根据地急需的枪支、弹药、布匹、药品。
    1943年10月初,清河军区秘密航船“大炕头”载着一批急需的军用物资从天津驶进神仙沟码头,被日伪军发现,并派兵跟踪,危险关头,船老大求助于扈大娘。扈大娘与日伪军斗智斗勇,终于在午夜将“大炕头”上的军用物资安全运到清河军区驻地。
    1943年11月,日伪军对清河垦区实行“二十一天大扫荡”之后,清河军区第二疗养所(又叫隐蔽室屋子)200多名伤病员断粮数日,指导员宋成温又与上级失去联系。某夜,他带一名战士跑了几十里路赶往神仙沟码头,把缺粮的情况告诉扈大娘,扈大娘立即骑上毛驴,叫三儿子作伴,当夜赶到毛丝坨“义胜永”油坊,对掌柜郭俊忱说了伤病员缺粮情况,郭俊忱忙把隐藏的3石白豆和豆饼挖出来,装上车,与扈大娘趁夜晚,送到二所,解决了伤病员口粮之急。
    1944年3月,垦区工委地下工作者邢钧奉命到神仙沟码头发动渔民,建立秘密抗
日组织,配合垦区抗日斗争。不料被汉奸发现并盯梢,邢钧左转右绕,始终抛不开跟踪的汉奸,万般无奈,他只好向扈大娘的酒馆靠拢,但他下决心,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暴露扈大娘这唯一的交通站。情势万分危急,恰逢扈大娘给船家送菜而来,发现这一情况,来到邢钧面前,冲口大骂:“我还以为你死在哪里呢?叫你去买鱼,咋这么长时间不回来!都和你兄弟几个这样,老娘还开什么酒馆!还不都喝西北风去!快把这几个菜送到‘盖海’(船名)上去。”邢钧心领意会,赶紧接过盛菜的托盘,匆匆而去。扈大娘又回头对几个汉奸说:“几位咋有闲功夫来酒馆玩呀。来,我给弟兄们炒几个菜,喝两盅解解乏。”几个汉奸早就闻名扈大娘交际广,不知她到底是刘佩臣的眼线,还是傅瑞五的暗点,心中无底,只好就坡下驴,送扈大娘一个人情。
    1949年,扈大娘在老家小李村生病,垦利县县长王雪亭闻讯,前往探望。同年1
2月16日,扈大娘病逝于小李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