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24日     星期三    
首页 > 河口人物 > 何思源

800.jpg

    何思源(1896.7.30~1982.4.28),字仙槎,山东省荷泽市城内人(原曹州府)。

    1915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班,1919年9月赴美留学,10月底,注册芝加哥大学学习。

    1921年毕业后转赴哥伦比亚大学学习。1922年秋从美国到德国柏林大学学习。  

    1924年由德赴法,入巴黎大学深造。1926年冬学成回国,到广州中山大学任教。当时中山大学校长戴季陶非常赏识何思源的渊博学识和人品。1928年初,蒋介石委托戴季陶在大学高级知识分子中物色山东籍人才随军入鲁,以备重用。戴季陶推荐了何思源,称“何知识渊博,懂数国语言文字,著作颇丰,人品淳朴,且为孝子……”。

    1928年2月,何思源被蒋介石任命为北伐军政治部副主任并兼代理主任,5月2日随军进入济南,5月16日又被南京国民政府任命为山东省教育厅厅长、省政府委员。6月2日,正式就职。
    1937年七·七事变后,韩复榘不战而逃,何思源也随军撤退。1938年初,韩复榘
被蒋介石处决,何随新任山东省主席沈鸿烈返鲁。秋,何思源随沈到利津,成立山东省政府鲁北行署,何思源任主任,负责领导鲁北4个专员区共27县的抗日军政事宜。
    1938年冬,沈鸿烈率省府去鲁南,临行将海军陆战队一个团留给何思源,作为保卫行署的武装力量。
    1939年1月,日军进犯鲁北。何思源率行署由利津县城撤至陈家庄,不久又退往
义和庄、老鸦嘴一带(今河口区境内)。这里北临渤海,地区辽阔,芦苇遍地,河汊纵横,地形极为复杂,便于游击活动。何思源到达后,即着手恢复和领导鲁北4个专员区,27个县政权建设,苦撑待变。一时间,义和庄、老鸦嘴、老爷庙、大夹河一带成为国民党山东省政府鲁北地区军政中心。当时鲁北各县土匪、国民党杂牌军、土匪招安部队不下几十股,数万人。各部队经常向民间抢粮,为了争抢粮食,有的部队之间竟动用武力。何思源为此极为苦恼,军队没粮吃,兵变为匪,既瓦解了抗日力量,又扰害了老百姓。百姓不能生活被迫逃亡,军队也就无所依托。何思源日夜焦虑,以致经常失眠、便秘,身体非常虚弱。他经常召集部队讲话,在行署报刊上写文章,鼓动抗战斗志,加强必胜信心。为保持这一地区的稳定,壮大势力,他把张子良、吴德胜、张景月、周胜芳、李寰秋这些势力较大的杂牌军编为山东省保安旅,人数在千人以下者则编为山东××区保安团。
    这期间,何思源整理鲁北各区、县政务和各地军队的整编,环境条件较稳定时,
经常过问当地的教育事业并给予支持。他协助当地政府在老鸦嘴、义和庄、老爷庙办起3处规模较大的乡村学校,让学校每天升国旗、唱抗日歌,并自编教材,推行新式教学,逐渐消除私塾教育。
    1939年秋,欧战爆发,曾给何思源以很大鼓舞。当时他精神异常振奋,经常对人们说,“世界大战即将到来,抗战胜利一定会提前实现”。
    自1939年冬,日军由原来对鲁北的点、线政策改为点、面政策,加紧控制和巩固占领区,集数县侵华日伪军对鲁北进行多次扫荡,并推行“三光政策”、“移民政策”,鲁北行署控制圈缩小至老爷庙、大夹河、义和庄、太平镇、老鸦嘴等沿海一带,何思源生活也异常艰难,有时一连数日在芦荡、柽柳林中,渴了喝咸水,饿了吃炒豆。当时,除了收听广播电台的一点新闻外,其他任何消息也得不到。        

    1940年,有一次五区副司令张新阶率军到达义和庄,何思源去召集军官会议,说:“欧战已经打了一年,英法联军虽然失利,但是英、美、法利害一致,美国迟早要参战。美国就是当时不参战,希特勒打败英、法后也要进攻苏联,那时希特勒也一定要求日本出兵,世界大战就要打起来,我们的抗战胜利是毫无问题。”
    1940年4~5月,何思源在山东省主席沈鸿烈的指示下,曾两次组织对广饶解放区发动进攻,但都遭到失败。
    为巩固和发展抗日根据地,打通清河区与冀鲁边区的通道,进一步打击和消灭敌
人,1941年秋,清河区和八路军山东纵队三旅领导机关通过住在八大组的鲁北行署参议刘汉卿与何思源取得联系,建议双方进行谈判。经过协议,清河军区派政治部宣传科长张辑光为代表,与何思源在利津县东宋村举行谈判。谈判中,八路军要求渡过黄河与何思源协同作战,何则坚持在各自所占区域内活动,不允许三旅过黄河,谈判持续一天终于破裂。八路军随即渡过黄河,开始对何部进行反击。

    1941年10月,八路军山纵三旅解放老爷庙、老鸦嘴、义和庄,何思源被迫率陆战队残部及鲁北行署逃亡惠民一带。
    1941年12月31日,何思源在天津意大利租界的家属被日军逮捕,由日军驻沾化县的日军小队长小林爱男将何的家属押至沧县、惠民,派人持信要挟何思源降日,许以高官厚禄,信中说,南京汪伪政府的部长和山东伪省长任由选择,否则杀死其家属。何思源一方面安排手下秘密扣押意大利在鲁北的传教士、修女70余人,一方面在魏良庄集合军民,把劝降的人押去会场,何思源作讲演,他把日军给他的劝降信让会场上的人看,并当众把信撕得粉碎。驻惠民的日军仍不死心,便选了一个朝鲜籍日本翻译前往何思源驻地,想作最后劝降工作。何思源接见朝鲜翻译时说:“朝鲜人民也是受日本人压迫的,你应和我们一起抗日。”并再次表明自己坚决抗日的态度:“我们与日本之间只有战争,无其他话可说。至于我的家属已陷入日本人之手,生杀在于日本人。日本人以为要挟可使我屈服,他们完全看错人了。”何思源和日本侵略者斗智斗
勇,终于取得胜利。
    1944年11月,何思源被任命为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到济南接收日军投降事宜。1946年10月18日,何思源辞去山东省主席之职,于11月底改任北平市市长。1949年,北平解放前夕,他被华北七省、市参议会推选为和平谈判首席代表,为北平和平解放积极奔走。1月28日凌晨3点,何家遭到了国民党特务的暗害,寓所被炸,何思源全家6人1死5伤,小女儿何鲁美不幸遇难。但他不畏强暴,忍痛带伤,坚持与其他代表同到前线与解放军洽谈。解放军进城接管北平后,四野政委罗荣桓特地去医院看望何思源,由于何思源临时转移别的医院,未得相见。不久,北平第一任市长叶剑英在北京饭店宴请何思源。2月22日,傅作义到西柏坡谒见毛泽东主席,回来后立即去看望何思源,转达了毛泽东主席对何思源的问候。
    新中国成立后,他主动要求参加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第三期学习,通过
一年多的集体学习,他初步掌握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思想觉悟大有提高。    

    1954年12月21日,何思源作为新中国政协委员出席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二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并当选全国政协第二、四、五届委员会委员,在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中任中央委员。此后,在周总理的关怀下,从事出版编辑工作,以他精通英、法、德等国语言及渊博的知识,先后在人民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全国政协会刊编辑部等单位从事编译工作。1956年3月16日,何思源参加以陈毅为团长的中央代表团,祝贺西藏自治区筹备委员会的成立。文化大革命期间,在“左”的影响下,何思源遭到迫害,甚至被红卫兵抄家。可是不久,红卫兵又把抄查的部分东西送回何思源家,并说:“首长指示,何思源对北京解放有功,东西应当送还。”
    1982年初,何思源因脑血栓猝发住院治疗,后又引发心脏病,终因医治无效,于1982年4月28日病逝于北京。